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笔书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番外2——触发(出发)39(二合一,完结)

      少年两手钳着她的腰不紧不慢的挺腰操弄着,粉嫩肿艳的小骚屄里水多精厚,不管是插入还是抽出都黏唧唧的发出淫响,杨悠悠忍不住将两条腿缠到他的腰间,勾着他更加往里面深进了几分。
    “老婆,快点指导指导我吧……”展赢浊喘一声,探出长舌插到爱人微泄呻吟的小嘴里慢慢戳弄,他还故意跟少年操屄的频率保持一致,只是更多了搅舌吮嘬的花样,“你得把我调教成最令你满意的模样,悠悠……你得更爱我才行……”
    “唔……我还要……恩……怎么爱你……啊……你……就是想欺负我……唔——啊……好舒服……”纤细的腰在少年的扶持下缓缓扭摆,风骚地配合着他的动作套弄深吞起那根粗长的年轻鸡巴,越来越多的白汁随着他们契合的动作挤溢了出来。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啊……”少年咬紧后牙槽严控速度抽插不停,不能肆意的动作磨砺着他的激情却也让他更加对杨悠悠迷恋不已,她是那么美那么的媚,所有的一切包括她自身的存在都是针对他而生成的致命般的吸引。她是他的,当他又一次拥有机会与她见面,当他又一次将爱她的情绪释放,当他又一次得到她的回应,又一次将狰狞的性器插入她的体内……他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温柔的腰胯轻耸慢挺,仔细感受着那极致的柔嫩跟销魂的缠绵。可他扭曲的内心越发贪婪不足,想要捣烂她的柔软,想要从让他陷入疯狂的娇嫩触感中挣出更加激烈的回应,想要听她夹带哭音的浪叫……眼神痴炙的少年俯下身体,虔诚的亲吻她的每一寸白嫩的肌肤,留下痕迹也留下他压抑的证据,“悠悠,我爱你……所以……快点教我怎么爱你吧……我要忍不住了……”
    柔软的奶肉被他舐吻出红痕,吐出薄唇的舌尖来回弹拨着敏感的小奶头,酥麻的感觉像是触电一样迅速蔓延到杨悠悠的全身,让她仍跟展赢亲吻的红唇在喘息间冒出娇吟,同时不由自主地挺起背脊,将挺翘的两团饱满更送到少年的口唇之下。
    杨悠悠的脸红彤彤烫得厉害,她一直在观察展赢,想他总该多少给她提供一些暗示,哪怕就一点儿也好,可他偏偏稳如泰山,只推波助澜,然后不算主动也不全然被动,让她一个人夹在中间臊得头晕。
    让她教他怎么做爱,说白了不就是他在玩弄她的羞耻心吗?脑中越是主动想的明白,做起来越是被动收获刺激,因为他恶劣的脾性再加坏心眼的性癖谁能比她更清楚?
    “恩……”杨悠悠缩紧了又麻又痒的小骚屄,之前才因为敏感而偷跑过两次的蜜肉在大鸡巴的慢磨下变得更加脆弱,穴芯鼓鼓胀胀的堵在大龟头的必经之路上,些微的刺激就能让她抖起腰身,少年是知道怎么折磨人的,故意挺着硬硕的肉冠碾蹭她的那一块儿,没几下就迫得她不能专心思考,“啊……好酸……展赢……不要总是操那里……啊……啊……太舒服了……”
    “别操哪儿?”少年享受着小浪屄极致的吮啯,同时本性难移的挺着鸡巴用龟头使劲儿上拱,去巧撞那块骚肉,嘴上还不忘装懵懂无知,“是这儿吗?这块肉肉……真嫩……是它让你觉得舒服吗?”
    刁钻的大龟头来势不善,粗壮的肉茎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甚至都不必刻意去针对,只需要加点儿力气或提点儿速度就能把她操得欲仙欲死,“呜……是它……啊……老公……不要再磨那里了……好麻……啊……”
    “老婆的小屄真紧……嘬得我腰都软了,然后呢,悠悠……我该怎么操你?”少年装上了瘾,鸡巴又乖又听话的放过了穴芯,可寂寞的嘴巴又盯上了她胸前的嫩乳。
    他低下头猛地嘬住一颗硬挺的小奶头用力吸咂,粉艳艳的奶尖儿在他的吮弄弹拨下发出‘啧啧’的响声,杨悠悠只是垂眼就能看见他求知的单纯眸光,行为上的淫荡跟态度上的纯真缠绞出让人心燥神臊的极端耻感,就连被他一把抓到变形的奶肉都泛起令她难以承受的痒,更不要说他还当着她的面伸出猩红的舌头从乳根那里一直舔到被他指尖捏提着的奶头,邪气到超脱年龄限制的表情瞬间击垮她本就不多保守观念。
    “悠悠,你夹得更紧了……喜欢老公这样吃你的奶子吗?”少年吻弄着那颗小奶头,舌尖伸出来沿着乳晕画圈舔拨,酥酥麻麻地痒加上他浪荡的言词,还有跟他态度严重不符尤为轻柔的舔舐……数条电流汇集在杨悠悠正遭受宠爱的小嫩屄里,直把她电得筋肉酥颤,每颗细胞都朝向少年发起饥渴的索求。
    “喜欢……啊……好舒服……不要停下……展赢……再用力一点……啊啊……使劲嘬我的奶头……呜……我想要更舒服……”澎湃的快意占据了杨悠悠所有的感知,丰沛的淫汁如同开了闸似的大量漫出,她忘情地靠在展赢的怀里启唇呻吟,两条白皙的长腿颤紧少年的腰,一双随着他的插操动作不停移动的脚丫情难自禁的绷直脚背,“恩……老公再插的深一点……啊……啊……进来了……呜……大鸡巴撞到子宫口了……啊……好酥……”
    翻出专属于杨悠悠的小账本快速细致的记下她今天欠下的账单,还贴心的合计出以年为单位生成的利息,此时的展赢恨不能一脚踹开少年由自己亲身上阵,他要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她身上,至死方休!
    少年有感,内心里沸腾的欲望突然平添几分无上的优越,哪怕另一个人也是他,也丝毫不影响他扭曲的占有之心。湿滑软嫩的小骚屄被他用鸡巴顶得不住蠕动收缩,因为操得深,契合的性器间很快就传来了‘噗嗤噗嗤’的肉体撞击声,“悠悠,这个速度行吗?要不要老公再快一点?”
    “啊……要……要再快一点……啊啊……老公……不要操这么快……呜……好舒服……小屄被你操得好舒服……”快感随着少年完全顺从的撞击不断堆积,她想要什么他就给什么。杨悠悠努力挺起小嫩屄以更好的角度接纳他,热情的长腿盘住到了他的腰,酥颤中的小屄动情吮啯着少年的大鸡巴,一缩一裹直把他往深里勾。
    展赢同在享受中,跟着少年的节奏感受着被心爱女人需索的畅快,只是让他安分的代价并不简单。
    杨悠悠早做好了他随时都可能操进她身体的准备,甚至有意引他接吻,还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奶乳上惑他揉捏,可他却一反常态,缠吻变得温柔,就连爱抚她的大手都体贴的让人后脑发麻。就在她摸不透想分心开口询问时,男人终于有了动作。
    “这个姿势你很容易累,老公帮你省点力气……”说着话,展赢就托起她的屁股把人整个托抱了起来,高度的改变让本能跟近的少年跟她贴合的更紧,也让那根大鸡巴一下擦着她痒成一线的浪肉操得更加深狠。
    “啊啊……好深……不……老公不要操得那么狠……呜……小屄好麻……”杨悠悠变了脸色,第一次承受这种姿势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伸手抱住谁。悬空的小屁股因为没给少年设限所以他一插进来就精中带准的捣中了她的穴芯,背靠展赢只能将重心全部上交给他的信任以及对目前姿势的害怕让她把小骚屄抽绞得更紧。
    她无力摇头,不敢做出过多的动作更没法阻止展赢托着她的小屁股前后迎合,弯起的小腹把小嫩屄折成最最易感弧度,让少年操得越发畅通无阻,也让他把媚气的脸跟闷哼声更加方便的贴近她,“悠悠你好紧啊……操你怎么这么舒服呢?小骚屄里面的G点都鼓起来了……是这里对不对……一操这儿你就咬得更紧……连表情都想要化了一样……”
    少年结结实实的操中了她小屄里最敏感的地方,激得她瞬间拔高了呻吟的声线,“啊啊……好酸……不行……展赢不要一直操那里……小屄受不了……呜……会高潮的……”
    “那就高潮吧。”展赢把脸埋进她的颈侧,明知道她快要坚持不住却只管绷起臂肌操纵着她的小屁股往少年的大鸡巴上骑,还狠心地大幅度画圈,划得她蜷起脚趾小屄比通了电还要刺激爽麻。
    “啊……啊……来了……来了……呀啊啊……啊……”被温柔操向高潮的小骚屄突然痉挛起来,赤裸的身体也团得很紧,蜜肉在极乐里死死吸住少年胀疼的大鸡巴不放,又在下一秒被它布满青筋肉茎牵出一圈淫肉。
    少年配合着另一个自己,耸着大龟头把抵在上面的穴芯磨起一层又一层的尖麻,直把高潮中的爱人激得翻起白眼,小屄一边不停哆嗦一边吐出里面存留的大量精水。
    “老婆……”痴情的少年吻住女人的红唇,上面卷一下她的舌尖,下面就浅浅顶一下她的穴芯,高潮没有完全消退的小浪屄爽得直抽,也让泄出哭音的女人跟着一起颤抖。
    “展赢……操我吧……啊……用你喜欢的方式……狠狠地操我……”杨悠悠已经爽得快要疯掉,她的思考几乎停滞,濒临失控的身体除了想要快感想要更激烈的性爱,也就只剩展赢了。她放弃全部的理性感性,追逐自己想要的本能,就算未来回归原点,她也一样会凭借自己的手挣出自己想要的天地,她相信自己。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展赢哑声追问,不是想提醒,而是在确认。
    “在说……要你……”杨悠悠扭过头去亲他早已准备好承吻的薄唇,勾进他口中的舌尖甜得醉人,“我知道你忍不住了……老公……操我吧……”
    展赢不是正人君子,从来都不是。
    杨悠悠挺起背脊,两手紧紧抓住对面的少年长腿绷直,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喘匀第一口呼吸就叫两个男人干得头昏眼花,开开合合的小嘴里发出撩心抓耳的呻吟声,胸前的一对嫩乳颠得激烈摇颤,粉嫩的奶头画出虚影,无法逃离的致命快感把她的眼泪都逼出眼眶。
    骇人的高潮在她的脑海里炸开一片又一片消声的白光!少年的炽热从软嫩的蜜肉里杀伐出一条属于他的极乐爱欲,褶皱里藏匿的骚点全被他操了出来,不管他以什么速度,什么角度,什么力度,只要一动就能让杨悠悠爽到潮吹。
    菊穴里的凶兽更是挺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贪吃了两泡浓精的小小屁眼哪怕足够嫩滑也实在经不起男人那样凶悍的占有,肠肉本能地夹紧了疯操它的大鸡巴,却又在夺命般的追击中软成一滩不断抽搐高潮靡肉。
    她不知道自己欲生欲死了几个来回,长的也许是几分钟,短的也许是几秒,停不下来的潮精浪水不住的往外喷洒,两个展赢没有一个肯将她放开,令人窒息的快感让她哭哑了嗓子。他们还一边操她一边用手扒开她腿心的花唇揉弄捏玩她的阴蒂,一边喊着‘老婆、宝贝’一边夸她‘好美、好紧’……她知道自己的阴蒂跟奶头都被他们玩大了,红艳风骚地挺在他们的嘴跟指尖里……滚烫的浓精胀满了她的肚子,她被烫得失禁,一旦龟头抽出子宫,痉挛的内壁就会剧烈收缩,然后顶着男人的马眼喷发出汩汩白浊。
    眼睛涣散的没有焦距,在她被又一波热精烫翻泪眼时,她好像听见有人在叫她,叫她跟他一起回家。家……她的家……她跟展赢的家……
    又亮又灼人的光线炙烤着她的眼皮,皮肤上泛起点点烫感,侧趴的女人张开了失声的红唇,颤抖的身体塌腰拱起屁股,尖酥的屄肉快速蠕动着嘬进里头疾速撞击的大鸡巴,酸炸的小屁眼也抽绞起来,啯得另一根同样疯操的大鸡巴动弹不得!
    啊啊……不行了……老公的大鸡巴好厉害……呜呜……要把小屄操穿了……屁眼也要坏了……啊……啊……高潮了……小屄跟屁眼一起高潮了……展赢——淋漓的淫液向尿裤子一样喷洒而出,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杨悠悠直接被快感冲击开全部的感官,晕懵地泪眸正对晌午暖阳,遮荫的白纱窗帘晃得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只有高潮时的极乐还在持续,大股的阴精正从抽搐的小屄里喷出体外……
    “呜……啊啊……”浑身颤抖的女人抓紧身上的薄被,还没彻底回归的意识让快感顶得不知道飞向哪去了。
    “醒了?”伴着一道好听的声音,是一具温柔拦抱过来的男性臂弯。
    那条手臂在阳光下白的反光,让迷离的女人一时都分不清白纱窗帘、白色薄被还有白皙的手臂哪一个更加刺眼。
    “刚才你怎么叫的那么浪?”清亮带笑的男音凑近她的耳畔,接着他也不等女人回应,直接把手臂收回被窝摸到她连内裤都没穿的两腿之间,一手的黏水让他半勃的大鸡巴瞬间胀醒。没有多余的废话,也不需要再多说一句,男人巨大的龟头就抵上冒水的小屄,然后慢慢地捅了进去。
    “唔……你……啊……你就那么等不及?”杨悠悠颤声喘息,不抬眼也不回头,只为了让他插入方便而撅起了小屁股。
    “当然等不及……老婆都湿透了……我要是还能等下去你不担心吗?”熟悉的淡香伏到女人的背上,挤上宫口之后就开始跟小屄厮磨做爱的大鸡巴热情如火,每一次缠绵相撞都会让女人爽得呻吟出声,“宝贝,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吗?”
    “恩……旅游……结婚的第一站……南金沙岛……啊……好舒服……你再操得深一点……老公……”
    “真是……一醒过来就这么可爱,不怕被我操死?”男人爱极了她的表现,大龟头提速加力的猛撞她脆弱的穴芯,倒是更里面的小子宫他只用马眼亲了亲娇口就先咬牙暂时忍住了。
    “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好快……”粗壮骇人的大鸡巴击操的越来越快,紧致滑腻的小骚屄在它蛮横的侵犯下剧烈收缩,杨悠悠配合着快意一点点跪起膝盖,性感地淫喘甜得人心痒,“啊啊……老公好棒……用力……啊……啊啊……好舒服……大鸡巴再用力……深一点……操进子宫里……”
    “就比你早了一会儿……”男人卯足了劲儿越操越狠,大龟头顶在宫口上故意收势,非要她难耐的浪求出来才又快又地干进她的子宫,“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仔细想清楚哦……”
    “展赢……啊啊……老公……我……爱你……啊……啊啊啊……”一声出于本能完全不过脑的告白迎来男人疯狂的回应,巨硕硬胀的大龟头顶着酸麻的宫壁研磨撞操,戾辣的快感瞬间逼得杨悠悠眉头紧蹙,双目失神。她爽到颤抖,呈跪姿的两条软绵双腿被操得分开,酸麻一片的小嫩屄在宫交的重捣下飞溅出大量水花……
    她跟他的高潮就在前面,她跟他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人生途中,有鲜花也有荆棘,不要因花团锦簇而迷眼滞留,更不要因荆棘遍地而怯弱后退,护好那颗不被风雨吹淋的心,绝不放弃自己奔向幸福的可能。
    -------------------------
    这次真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