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笔书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章一百四十五 jizai2 5.c om

      一百四十五、
    随秦夫人上了车马,一直到离了颜府周围被喧杂的人声环绕,秦夫人这才开口告诉颜子衿缘由。
    莲妃获罪了。
    原来明希公主在春猎上害得颜子衿座下马匹受惊一事,回宫后陛下不仅罚了她禁足两月不得见任何人,又命她禁足期间日日抄写经文静心。
    莲妃一向宠溺女儿,哪里忍心她受此惩罚,便连着叁日在陛下面前求情,可陛下定了心要罚明希公主,自然不听她的哀求。
    眼见求陛下无望,莲妃便又去求皇后,这几日皇后旧疾复发本不打算见人,可听闻莲妃在殿外跪了整整一下午,心里不忍这才勉强起身见她。
    然而莲妃受宠多年,自以为得了宠爱,自己仗着陛下耀武扬威,明里暗里不知得罪了皇后多少次,又见皇后不追究,便更加不把后宫众人放在眼里。更多免费好文尽在:jizai13.com
    此番为了女儿,莲妃不得已放下姿态向皇后求救,可陛下下了旨,皇后也无可奈何。
    此事其实算不上什么,不过是让明希敛住性子受些惩罚,可莲妃溺爱过甚,见陛下与皇后不允,竟买通此番监督明希的姑姑,打算偷溜进宫与女儿见面。
    可百密一疏,莲妃还没来得及踏入宫门,恰巧就被无意间巡逻到此处的禁军发现,也不知莲妃是不是一时关心则乱,竟与禁军起了冲突。
    身为宫妃不仅夜里私闯宫室,甚至当着众人失仪,此事立即惊动了皇后。可谁曾想,莲妃心急女儿,又听了她人唆使,竟贸然冲撞了皇后,害得皇后突然急病昏倒。
    “宁国公夫人说,皇后娘娘这病来得急,又蹊跷,连太医都没查出缘由,还是奏明陛下,请了那位大人来诊脉,才发现皇后娘娘体内陈毒淤积。”
    “有人对娘娘下毒?”
    “是了,兹事体大,陛下立马封锁了后宫,又命人严查,所以直到查出凶手后,宁国公夫人这才知道消息。”
    “是莲妃?”
    秦夫人无奈地看了颜子衿一眼,似乎她到现在也想不通缘由:“莲妃恃宠而骄,人心不足蛇吞象,竟一早就觊觎皇后之位,后来明希公主此事又见皇后不帮自己,鬼迷心窍之下,买通了宫中太医在皇后娘娘的补药里下毒。”
    “怎会如此?”
    “莲妃自然是死罪,陛下本想查毒害皇后一事还有多少人参与其中,却知莲妃身边的贴身宫女,竟将莲妃欺君罔上李代桃僵一事通通说了出来。”
    原来陛下刚登基时,一次宫宴醉酒宠幸了一名宫女,等到第二日酒醒时那宫女却不见了踪影,只拾捡到那宫女所遗留手帕。
    皇后让人带着手帕去寻人,当时尚为司珍坊宫女的莲妃主动出来相认,口中所说的事情经过,不仅与陛下所言一致,甚至查验了那日当值记录,也并无疑问。
    “莲妃顶了正主受了皇恩,又怕夜长梦多被发现,便暗中设计害死了那名宫女。”秦夫人说着顿了一下,随即半是惋惜半是愤恨的说道,“据说那宫女死的时候,已经怀了龙种。”
    毒害皇后、欺君罔上、李代桃僵、杀人灭口,更不用说这么多年里,其他凭着陛下恩宠所做之事,莲妃此回定然没有丝毫能够轻饶的机会。
    “莲妃害惨了她的女儿明希公主,皇后仁心宽厚,不想由此影响到孩子。此番我带你入宫请罪,是向给娘娘一个理由,好免了明希公主的惩罚。”
    颜子衿听得莲妃这些事,早已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秦夫人见她不言,以为颜子衿心有不服,便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我知道你委屈,莲妃心狠手辣是真,但对女儿疼爱也是真。明希公主是莲妃手把手养大的,母女情深,此番若是不让她们母女见面,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嗯……”
    “而且皇后娘娘也是想借此机会,将明希公主接到身边教养,若留着她独自一人在宫里憋着,指不定胡思乱想出什么事情。”
    听了秦夫人的话,颜子衿心中理解,乖巧地点了点头,只是她想着想着,却又不自主地开口道:“莲妃这么多年都没有让人怀疑,怎么一朝就被宫女供出了真相?”
    “大概那宫女是为了活命吧。”
    “可她说了这件事,最后真的还能活吗?”
    母女二人一时无言,颜子衿其实还想问,莲妃虽然在宫里恃宠而骄,可这么多年都没有暴露想必做事也极为谨慎,明希公主并未重罚,莲妃就算再如何着急女儿,怎么会随意被人教唆几句就冲动行事呢?
    而且短短几日就将莲妃这么多年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在颜子衿看来,实在是太快了。
    似乎早就知晓颜家母女会来二人拜见,车马在宫门只稍停了一刻便有宫人上前引入。
    皇后尚未病愈,但依旧强撑着精神见了两人,按着之前说好的,秦夫人带着颜子衿向皇后下拜请罪,自言当初先是颜子衿任性妄为,尚未接触过骑术便大着胆子单独上马,此事说来并非明希公主一人过错。当时没有说这些,只是不敢驳了陛下又拂了娘娘面子,如今这才迟迟前来请罪。
    皇后一开始并未说话,而是等到宫女将茶奉上即将退下时这才开口:“再如何说,都该是我向颜家赔罪,哪里有等你们来请罪的。”
    有宫女立马上前将秦夫人与颜子衿扶起,皇后品了一口茶,说起自己这几日养病,也没人陪自己说话其实也闷得慌,今日秦夫人进宫,正好陪她说说话。
    “说起来,前几日慕棠还同我提起子衿,她说自己想了好几个纹样,东宫里那些宫女绣了总觉得差些什么,一早就想请子衿去陪她说说话。你要是愿意,就去东宫见见她,只是少不得要多留你一段时间,也还请夫人放心,到时候我让人亲自送子衿回去。”
    自与太子大婚后,慕棠身为太子妃自然该入主东宫,颜子衿她们身为外臣非召不得见,如今得了机会,颜子衿心里顿生欢喜。
    只是慕棠如今有了身孕,身重体乏,此刻正是服药休息的时候。
    皇后又提到颜子衿最爱读书,便开口道她们妇人之间说话,颜子衿一个姑娘家听了难免无趣,不如这个时候去书房消遣时间。
    “你且先去,若是看上了哪本书,本宫便做主送你。”
    心想着既是皇家的书房,想必书藏数目也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家所不能及的,说不定还能找到不少外面找不到的孤本,这不,颜子衿进去不过略略看了看,便寻到自己曾经心心念念遍寻不到的古书。
    想着时间还早,颜子衿找了一处僻静坐下来静心翻阅,只是那天被颜淮要了好几次,身体疲累,再加上前几日巡庄,尚且翻了一会儿困意便攀附而上,竟不知不觉间就这么靠着角落的椅子睡着了。
    等猛然惊醒时也不知是个什么时候,一时窘迫自己在宫中失仪,又担心耽搁了这么久,甚至让如今身为太子妃的慕棠等着自己,颜子衿忙放下书急急往书房门口走去。
    书房里静得吓人,那些本该在里值守的宫人早已不见,只是颜子衿心中并未注意。
    绕过整排黄梨木书架,便是屋内摆放书案的地方,颜子衿还记得墙边博物架上的莲花盏甚是好看,可当她走到此处时,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原本紧挨着墙的博物架,旁边的墙面此刻竟然显出一个容一人进出的暗门,从外面往里看并瞧不出什么来,黑漆漆一片。就在颜子衿因为这莫名出现的暗门愣神时,忽听见一阵脚步声。
    皇后手举明烛自暗室中走出,一眼就看见呆愣在原地的颜子衿,直到这时颜子衿才猛然回神,接下来整个人如坠冰窖,立马朝着皇后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