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笔书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203节

      萧子规被乔月吼了,这才想起似乎事情确实是这么个礼。寻常只有女儿家参与的宴会,楚昭也会去?。
    当时他?还以为?是楚昭不要?脸硬要?黏着柳溪宁呢,现在一想,便是她真的不要?脸,其他?世家贵女有怎么会允许她这么做。
    原来?,她竟是个女子。
    她自小混迹于军营,身上有些男子的英气并不奇怪。
    想想自己之前因?为?吃醋,错失了好多和柳溪宁袒露心迹的机会……悔不当初。
    “你为?什么不早说?”萧子规泪了。
    “你又没问我。”乔月耸肩。
    “……”
    倒也是,自己似乎一开始就先入为?主,认为?人家两个是一对?呢。
    “行了,别?在这儿悲春伤秋了。”乔月看他?那半死不活的模样,踢了他?小腿一脚,“现在收拾收拾,拿点?礼品,去?人家将军府道个歉。”
    “明明是她打我,为?什么我要?去?道歉。”萧子规一脸傲娇,“我不去?。”
    要?不是楚昭在他?和柳溪宁中间横插一脚,说不定他?现在也已经抱得?美人归了。
    “是你先跟人家动的手,你还误会了人家。更何况,这个点?儿,溪宁说不定也在楚家。”
    后面的事儿,乔月不用明说,萧子规自己也知道。
    这或许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从萧子规哪儿出来?,乔月已经困成狗了,半个身子挂在沈青书?身上。
    “好了,这下没啥旁的事儿了,可以回去?安心补个回笼觉了。”
    这晴好的天,美人在怀,相拥而?眠,人生一大美事儿啊。
    两人回到?主院,却看见顾远在门口等着。
    “舅舅,你怎么过来?了?”按道理,他?现在也应该刚下朝不久。
    “有点?事儿跟你说。”顾远说。
    “那到?屋里吧,我正好让厨房做点?吃的送过来?。”沈青书?说。
    “不了,你舅母还在你娘那儿等着呢,我说两句就走。”
    两人虽然没有说要?避开她,但乔月还是识趣的走开了。
    顾远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这才开口,“赵天齐死了。”
    沈青书?微微有些惊讶,“是幕后那个人动的手?”
    “没有,据狱卒说是自杀,昨天夜里,趁狱卒打盹的时候,上吊自杀了。”
    用自己的裤带,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因?为?他?在京城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官府也不知道将他?的尸体怎么办,据说中午些胡员外得?到?消息,用一口棺材将他?给埋了。
    赵母还在等见他?最后一面,却不知他?早已殒命。
    赵天齐其人,终究还是自私的。
    听到?这个消息声,沈青书?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悲伤。
    只是有些空落落的。
    “我也是下朝的时候听到?的消息,正好你舅母要?过来?,就顺带告诉你一声。乔月那边你就先别?告诉她了,这大喜的日子,别?被无关之人触了眉头。”
    “好,我省得?。”
    顾远离开后,沈青书?一个人在墙外又站了很久。
    回想他?和赵天齐的过往,从最初的朋友到?后来?的敌人,期间好像发生了许多事情,但仔细想来?,不过也才三?年尔尔。
    三?年,不过弹指一挥间,却也足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微风乍起,沈青书?回过神来?,想起乔月还在等着自己。
    走回主院里,乔月正站在那海棠花树下,听见他?的脚步声,暮然回首,一袭红裙娇俏,就那样笑吟吟的看着他?,如同午间烈日,能驱散所有的黑暗与阴霾。
    一如那年,他?被赵天齐诬陷,被众人指责,她十?分坚定的站在他?这一方,不惧众人对?他?的蔑视,说要?保护他?。
    那时的她,于他?来?说亦如黑暗中今有的亮光,就从那一眼,从此,便再也移不开眼。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