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笔书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易感期

      “你确定要这样睡吗?”
    女人掌心温度高得要烙穿她的手,沉知墨挣扎了几下,掌骨凸出的几块茧子刮过手背,生疼,松动是松动了,皮也快蹭破了,五指依然像铁钳一样扣在手上。
    比对付方语困难多了。
    omega做匪徒本就闻所未闻,比alpha力气还大的……天底下怕是唯有姓季的一个了。
    季曼笙果然是妖怪。
    沉知墨放弃了,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瘫到一旁,床上只有两个枕头,方语一个,季曼笙一个,她只能睡矮一截,纵然心有不甘,奈何……
    好女不吃眼前亏。
    “这样才乖嘛。”季曼笙用空出那只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语气满是宠溺。
    这一刮给沉知墨刮得鼻子眉毛皱一块儿了,她打了个寒战,周身细细麻麻起了层鸡皮疙瘩。
    姓季的不会有那门子爱好吧?
    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沉知墨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哪有omega会揪另一个omega的耳朵……还骚话连篇的……
    沉知墨越想越后怕,边怕边捂住耳朵,“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显然没什么底气,季曼笙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语气比刚才还腻歪,“不是说了么~想同你一起~睡觉~”
    她立马就想走。
    但这一走不就等于留季曼笙单独和方语相处了?
    不行……她得留下来监督她们。
    兴许是太害怕了,沉知墨无意间释放出了信息素,偏偏这种情况……显得更暧昧了,季曼笙贴近沉知墨脖子深吸了几口气,“你好香……”
    “……把你的味儿收好。”
    晚香玉的芬芳荡进鼻腔,浓烈得近乎苦涩,沉知墨摒住呼吸,再次挣扎起来。
    “夜来香、夜来香,就是夜来最香嘛,而且,是你先开始的……”
    季曼笙还在靠近,眼见挣脱无望,沉知墨只得释放出更多信息素回击,“干柴烈火”的二人完全忘记了床上还躺了个活生生的alpha,直到一旁传来幽微的喘息声。
    沉知墨探手触碰了一下蜷在角落的方语。
    alpha全身好像腾起一圈火焰,即使隔着布料也烫得她缩回了手。
    为了抑制冲动,方语抱住膝盖把脸埋了进去。
    和沉知墨分开后就没有进入过易感期,季曼笙有意无意的逗弄尚且还在忍耐范围,两股花香如此猛烈地一起夹击……
    理智慢慢抽离大脑,性器昂扬而起,顶着亵裤撑出一座小山,方语狠掐着腿肉警醒自己,欲望却远远超过了疼痛。
    喘息声愈发沉重。
    她管不了身边是谁了,只晓得要往香气最浓郁的地方蹭。
    季曼笙搂住钻进怀里的滚烫身躯,觉得好玩儿,顺着脊骨一下一下抚摸着颤抖的脊背,察觉到旁边要剜穿她的目光,才扭头勾起嘴角问道:“这怎么办?”
    沉知墨的脸色已经完美融进夜色,一打挺坐了起来,将手横插进两人中间,“给我。”
    “阿语自个儿钻进来的,这自投罗网的alpha哪有送给别人的道理?”
    “把她给我!”沉知墨咬字重了些,同时把方语朝自己这边揽,刚分开一点,季曼笙毫不费力地又给人拽了回去,“怎么还明抢了呢?退一万步讲,你觉得你抢得赢我吗?”
    “你想怎样?”
    “卖我个人情债,我就走。”季曼笙搂着方语坐起来,方语哼哼着要去解她的睡衣扣子,她也不阻挠,一眨眼就让方语拉下来两颗,半边乳房明晃晃地暴露出来,看得沉知墨快要发疯。
    “我都是你的人质了!你不是想干嘛就干嘛?”
    “诶,不一样的,人情债是我想什么时候收就什么时候收,哪怕过个十年、二十年……”三颗……
    “我答应!我答应你!”沉知墨及时打断了这番长篇歪论,一把将自个儿的alpha夺进怀里。
    湿热的呼吸扑到颈窝,沉知墨收了紧手臂。
    季曼笙扑哧一乐道:“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再给你抢咯……”
    “你该走了。”
    沉知墨冷着脸下了逐客令,见季曼笙没有丝毫眷恋地翻身下床,她胸口无端有些疼,“如果小语真的喜欢你,知道你这样,会很伤心。”
    “那真是不好意思啦?”季曼笙拉开房门,朝她眨巴了两下眼睛。
    “我绝不会把她让给你这样寡情的女人。”
    “这种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点好笑……”
    沉知墨没再应声,怀里躁动的alpha让她呼吸也乱了起来,她牵起毯子将两人罩进自己的小世界里。
    “嗐!也不知道背着人!羞不羞!”
    “赶紧走!”